空巢老咸鱼

你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不公平。

【超短篇预警】5.17仓持生贺文

钻a|御仓

御幸一也x仓持洋一

——————————————


青心寮又迎来了繁忙而热闹的五月,此时的御幸正在烦恼这次要送什么给仓持。游戏这类东西想必已经有人提前给他准备好了吧,之前的生日也试图从对方嘴里套话,但都像是被识破一样被蛋包饭这种恨不得天天给他做都吃不腻的东西推了回来。这次情况可不一样,这很可能是和仓持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他还是想给对方一个特殊的礼物,有很深的纪念价值的礼物,当然这只是御幸自以为是的想法。

御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喜欢仓持喜欢到觉得呼吸都是疼的,胸口那里,沉甸甸的,闷闷的,像是再多看对方几眼那里便会炸开。很多个独处的晚上,御幸都想紧紧的抱住对方,让仓持的下颌抵在自己的肩膀然后对自己耳语,让对方身上沾满自己的味道,就算对方想推开自己也不会松开他。想到这里,御幸抓了几下头发,因为他还没做好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对方的准备。


熬到晚上,御幸实在耐不住性子了,他准备还是继续以前的方法来套话,做好决定,御幸来到了仓持的寝室。


“当然还是蛋包饭啊,而且要吃两份!”

果不其然,答案还是它。

仓持正在床上给手套上保革油,他没想到御幸过来竟然是为了问这种应该已经是常识的问题。

“可我今天一点儿不想做蛋包饭,干脆送你一条滑垒裤好了~”
“我说有人会把送别人的礼物提前公布的吗?你这家伙是来找茬的吧!”

仓持放下手中的手套站了起来,御幸以为又要被揪衣领的时候,仓持却只是挑着眉看着自己。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欠揍。”

仓持没再说别的,切了一声向寝室外走去,刚才给手套做保养的时候油蹭到了手上不少,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躲开御幸,他也感觉到对方最近有些不对劲,但直觉告诉他,这可能跟比赛无关。

“仓持!”刚走出门,背后的御幸便叫住了自己,“我不是不能做蛋包饭给你,我……”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停住了。
“啊?”仓持一头雾水。
“以后无论你想吃多少我都可以做给你,但是今天,能不能考虑一下别的东西?我希望可以在最后几个月里,留下一些只要能看到它,你就会想起我的东西!”说着,御幸快步走出门外,一下抓住了仓持的手腕。

御幸抓着自己的力气有些大,仓持的手指轻轻抖了几下,迅速解读完御幸说的话,眼神一对,两人的脸都烧了起来。

“御……”
“啊你还是别说了!!”看着红着脸的仓持,御幸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有些慌乱,手一用力把仓持拽到了怀里。

有很多次,御幸都想过两人会是以何种情景相拥,可能是赢得某场比赛时拥在一起,抑或是在无人的教室从对方身后轻轻抱着,或许会在合宿时一起相拥而眠。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外的相拥却来的过于突然,而自己就在刚刚,好像和对方说出了积压已久的心情。


御幸一也,告白了。


“你勒的我太紧了,要……喘不过气了!”仓持小幅度推搡着御幸,希望对方可以轻一些抱着自己。
“我的心每天都着这样被你紧紧攥着的,都赖你,所以你现在要负责把这种感觉替我分担走一半,不然我不会放开哦~”御幸的脸贴近仓持的耳边低语,说罢还用脸蹭着对方的鬓角,好像在撒娇。
“那你就……给本大爷做一辈子的蛋包饭,不然你就被攥个稀巴烂吧!”


告白的到了回应。


“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都陪你过。”
“我知道,你的我也会陪你过。”

——————————————————

下一个生日见~

评论
热度(9)

© 空巢老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