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不公平。

《同居三十题》之赤城的后15题

*御倉、哲純向

和阿改一起做的OVO
丢下阿改的地址http://dhrsirius.lofter.com



·1.接对方回家【御仓】

六月的天总是阴晴不定,上午还太阳高挂,下午却开始乌云遮天。

仓持祈祷着这场雨可以在自己回家后再下,因为他今天很不巧没有带伞。临下班还没有要下的动静,在平台抽完一根烟后,仓持松了松领带晃到了更衣室。

换好衣服,和大家一一道别后走出了写字楼。戴好耳机向车站走去。还没走几步,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

「啧,好死不死的现在开始下」仰头望了望上空,仓持有些烦躁,他不太喜欢被淋透后全身湿冷的感觉。摘下耳机甩了甩挂在发梢的雨珠,打算小跑着到目的地。
「仓持!」
刚迈出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回过身看过去,发现御幸撑着伞朝自己小跑过来,「你不是最近都回不来?!」
「最近天气不太好嘛,总不能一直在室内做练习吧!所以教练给大家放假了」御幸走到仓持跟前,把伞撑到对方头顶,伞果然有些小,御幸的后背已经被雨淋到了。
「往这边一点啦,都被淋到了」仓持拽着御幸的衣角让他往过站一站,「怎么拿了一把?我记得家里还有啊!」说着,两人一起朝车站方向走去。
「我怎么不记得?」说罢,御幸用胳膊环过仓持的肩膀,仓持身子一歪靠到了对方的颈窝。
「笨蛋,放开我啦!」仓持不示弱的用手肘顶了一下御幸的肋骨。
「很痛啦!」
「活该」

借着雨伞的掩护,御幸轻啄一口仓持的额头后放开了对方。

下雨什么的果然很讨厌啊……仓持低着头没再理御幸。

·2.庆祝某个纪念日【哲純】

伊佐敷下班回来发现结城居然比自己先到家,平日恨不得后半夜才回来的家伙今天怎么了?真反常!

「我回来了」坐在玄关门口,伊佐敷冲里面喊了一句。
「欢迎回来」结城从厨房探出头回应着。
「真难得你会下厨」换好鞋走到厨房门口,倚在厨房的门框上,伊佐敷看着穿着围裙的结城,饶有兴趣的说道。
「突然想尝试做寿喜烧……」
「寿喜烧啊,的确很久没吃了」离开门框,伊佐敷把手里的西装外套挂在了衣架上,回头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长崎蜂蜜蛋糕。走过去掰了一块儿放到嘴里,这才感到自己的确有些饿了。
「马上要好了,快去换衣服洗手」厨房又传出结城的声音。
「你今天很反常嗳!」
“叮咚——”门铃也不分时候的响了。
「来了」伊佐敷小跑过去打开了门。
「您好,是伊佐敷先生吗?」门外是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孩子。
「是我……」
「这是您的花,请收好,麻烦您在这张卡片上签字确认就好」待伊佐敷签好字,男孩将手里一捧的白色郁金香递到了伊佐敷手边,「非常感谢您,再见」深鞠一躬后,男孩挥着手向一头雾水的伊佐敷道别。
「哲……今天什么日子啊?」关上门,伊佐敷问道。
「是敬仰你的下属送的吗?」结城端着一锅寿喜烧边说边从厨房走了出来。
「什么啊……」把花放在门口的桌子上,撤了撇嘴扫视了一下挂历,「啊……今天是!!!」回过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结城,伊佐敷走过去从后面环住了对方的腰,脑袋贴在结城结实的后背上低声道:「你至少和我打个招呼嘛……」
「你是说我早回来这件事儿?」

挂历上,是结城很早之前标记好的七周年。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3.出浴后的怦然心动【御仓】

被雨淋完后,果然冲个澡最让人舒服了。
“咔——”推开浴室门,御幸一只手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只手将门带上。他没有带眼镜,眼睛微微眯着寻找着焦距。

仓持提前洗完澡换好了睡衣,此时正窝在沙发看电视,「眼镜在茶几上」闻声转过头对御幸说道。
「哦」御幸走到对方身边坐下来继续擦着头发。
「起开,湿乎乎的难受死了」仓持用肩膀拱了拱御幸。
「那你也变湿不就不难受了?」御幸放下毛巾用手指勾了一下对方的下巴。因为看不清对方的脸,御幸往过倾了倾身子。
「闭嘴,离我远点儿」仓持别过头,他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发烫的脸。御幸紫色的浴袍把他的皮肤衬得更白了,从他坐到自己身边开始他就一直把视线移到别处。
「帮我带上眼镜啦」御幸伸出双手扳过仓持的脸说到。
「啊!别碰我!」给了御幸一脚,趁着对方揉肚子时立刻站起身打算逃离现场。
「不许走!」腾出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裤腿生生的将他拉了回来,「你在害羞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手抱着仓持的腰,一边摸到眼镜给自己带好。抬起头,看着涨红着脸的恋人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你给我把衣服穿好!」
「我穿的很好啊!」

混蛋,差不多给我有些自知之明啊……

·4.屋顶上观星【哲純】

「哲,电视说今天会有流星雨啊!」伊佐敷躺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冲泡茶的的结城说道。
「你有兴趣?」将茶放到茶几上,结城坐到了伊佐敷的身边同他一起看电视里放的节目。

没有继续回答结城的话,伊佐敷将一只脚搭在了对方的腿上。结城没说什么,俯身拉起了伊佐敷。

「走吧,我们回趟学校……」站起身,结城朝卧室走去。

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方就能立刻会意。没等多久,结城拿出两人的外套示意着伊佐敷。

「我去把你沏的茶灌到保温壶带上吧」
「回来喝就好,快走吧」

因为假期的关系,学校没什么人。很意外的结城没有带伊佐敷去当年的清心寮,而是拉着他去了教学楼的天台。找了一个视角不错的地方坐了下来,两人也没打算说什么,只是仰着头看着天空。

「阿嚏——」伊佐敷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结城扭头看了一眼伊佐敷,从兜里伸出手帮对方把衣服的拉链拉上,「至少也要把衣服穿好啊,会感冒的」。说罢,将伊佐敷靠近自己一侧的手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啊……会不会被骗了?根本就没有动静嘛!」往结城身边又靠了靠,伊佐敷自己嘟囔着。
「再等等吧,也许过会儿才开始」
「切……没想到你真的会来陪我」
「……」

沉默着,谁都没有再开口。只是远远的望着天空,望着上空静默的星辰和偶尔略过去的飞机的灯光。过了好久,依旧没有等来想要看到的景象。伊佐敷伸出手揉了揉眼睛,脑袋靠在结城的肩膀闭上了眼,他想歇一会儿再继续等……

再次睁开眼睛时,伊佐敷发现自己正趴在结城的后背上。

「哲,放我下来啦!」伊佐敷涨红着脸对结城说道。
「马上就到家了……」
「会被人看到啊!」
「现在已经三点多了,街上现在只有我们两个」
「啊……」伊佐敷将脑袋埋在了结城的后脖颈,双手紧紧的环在对方的胸前。
「抱歉,这段日子都没顾及到你……」
「啊!流星雨……流星雨有没有看到?!」打断结城的话,伊佐敷抬起头看着对方的侧脸问道。
「看到了哦,很美。」结城的嘴角带过一丝微笑。

很美,但却不及你给我的一切。





其实是想写完五道题再发的,结果写离家出走时发现……哲純无懈可击OTZ
发现我码字码着码着就……不在题上了,简直QAQ
我承认『屋顶上观星』有点儿……乱七八糟……因为这是分三天写的,还有些烂尾!
其实哲純有好多东西我都没有表达出来,有点儿心塞。我我我……我会加大阅读量的OVO
总之,感谢看到最后。

评论(8)
热度(31)

© PrinceAkagi_是条不入流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