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不公平。

《同居三十题》之赤城的后15题.2

*御倉、哲純向

我只是一位安静的父亲w

·5.离家出走【御仓】

「放开老子!」

「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你这样有意思吗?」

周末一大早,公寓就传出御幸和仓持的争吵声。

起因是仓持出差后,御幸将仓持养的猫私下送给了别人。那猫是两年前仓持捡回来的,对这只猫,仓持可相当上心。后来因为职位调动,仓持便很少能顾及到它。因为出差,仓持经常是把猫送到宠物店寄养。

御幸不否认自己把猫送走是有私心的,有时候仓持太过于关注猫而忘记自己。就拿之前这猫生病,仓持竟把自己晾在卧室陪猫在沙发上睡了一周。

御幸用力甩开仓持的胳膊,怒目而视着仓持,「我还不抵你的一只破猫是吧!」

「御幸一也,你他妈就是个混蛋!」抓起沙发上的衣服,仓持冲御幸丢下一句话后摔门而出。

「你有本事就别回来!」说罢,御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手将眼镜摘下来甩到了茶几上。

三天了,仓持真的没有回去。看着桌子上多出的一份食物,御幸的火又窜了起来。跑到卧室抄起手机拨过去了电话。

「怯!」仓持的手机仍是关机状态。抬起头深呼吸,御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低下头,手指拨弄了几下手机后又覆在了耳朵上。

「喂……」

「纯桑,那混蛋在你那儿吧!」没等对方说完,御幸就质问着手机另一头的人。

「啊,赶紧过来把这家伙带走!我可不想伺候他了……」电话另一头的人发出了抱怨的声音。

电话被摁掉后扔到了床上,御幸换好鞋随手抓了一件衣服跑出了门。

仓持洋一,你这次完蛋了。

·6.讨论关于孩子问题【哲纯】

伊佐敷对着浴室的镜子观察着自己。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喉结,又摸了摸自己的胸脯,随后眼睛又瞟到了自己的双腿间,然后叹出一口气。

「哗啦——」浴室的门被拉开,结城被站在里面的伊佐敷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啊!!!」看着结城的脸,伊佐敷感觉自己的脸马上快炸了,推开挡在门口的人后飞快的逃窜到了卧室。

「烦死了……」伊佐敷钻进被窝后嘟哝着。

最近的伊佐敷很奇怪,动不动就躲着结城。结城一边刷牙一边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问个究竟。

「纯,你有心事?」洗漱完回到卧室,结城把埋在被子里的伊佐敷拉了出来。

「没有啦!」伊佐敷靠在床头挠着头发回答。 「……」坐在旁边,结城只是看着对方没有再开口。

有些受不住结城的眼神,伊佐敷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你就不考虑一下以后嘛……」

「什么?」

「隔壁家的那个小崽子很粘你呢,你……你不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吗?跟我一直混下去可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啊!」伊佐敷双手抱着胸,将头别到一侧不去看结城。

「孩子啊……的确很想要……」结城双手合在一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伊佐敷愣了一下,他有些后悔说出前面那些话,「你也差不多顾及一下你的家……」

「可是要不了不是么?你又不能给我生,所以就这样吧!」结城伸手搂过瞪圆眼睛正在看自己的伊佐敷,眼神宠溺的看着对方,「有你就够了」

「笨蛋!」

那天晚上,伊佐敷难得睡得那么安稳。

·7.喝醉【御仓】

御幸眉头紧锁的开着车,眼睛不时瞟一下后视镜。没错,仓持洋一瘫坐在后面,他在公司年会上被灌多了。

去酒会接仓持时,伊佐敷正架着对方在卫生间,仓持一直贴着伊佐敷的脸傻笑。御幸有时候不太喜欢这两个人走的很近,他承认自己是在吃醋,但表现出来又会显得自己太幼稚。

「唔……停车……停车啊混蛋!」后座的人突然开始敲打车门,「要吐了啊……」

「谁要管你!」御幸没有好气的回道。

「你有什么可不痛快的,我又没让……没让你来接我」说罢,仓持抬脚踹了一下御幸的架座。

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子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哀鸣,拉好手刹,御幸从驾驶座离开,绕到后座把仓持扶了出来。

接近凌晨,外面很冷,只穿了衬衣的仓持不禁打了个哆嗦。感觉到仓持在发抖,御幸让对方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我可是很担心你啊,居然喝这么多!」御幸小声嘟哝着。

「哈……咳咳……」仓持很难受,他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是在那里干呕。

「太冷了,回车里先喝点儿水压一压吧。」

「我也不想喝这么多,可我的职位在这里,怎么能不给下属面子?咳咳……最起码,你也要体谅下我,不要总吃乱七八糟的醋了。」抬起头,仓持用手摘下了御幸的眼镜,「你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抱着我了……」

搀着仓持回到后座,御幸拿回自己的眼镜戴好回到了驾驶座,给对方递过早就买好的解酒茶后启动了车子。

路上两人没有什么对话,但御幸的心情却格外的好。


等我过年时在继续发糖!

吐槽下更新后的LFT……太丧病了,草稿储存以后之前分好的段落全部成了一坨,太糟心了!

让大家等了一个月我却只弄完三道题……我……

请……请谅解年底忙碌的上班汪(土下座)

看到错字记得给我指正(*°∀°)=3٩(๑❛ᴗ❛๑)۶

评论
热度(24)

© PrinceAkagi_是条不入流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