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不公平。

我.恋人.与犬

钻A|结城哲也x伊佐敷纯

*没营养,单纯的丰衣足食(躺平)

——————————————————————

伊佐敷手里拿着西服外套和公文包,领口的领带松垮的挂在脖子上,衬衫的袖口也胡乱的卷起来,靠在家门口,手不利索的用钥匙开着门。结城本来是要今天回来的,但球队临时有事只能再晚几天回来。大概是因为赌气,伊佐敷拉了同事下班去喝酒,然后醉醺醺的一个人走回了家。

「可恶!」一把摔掉手里的钥匙,伊佐敷气急败坏的踢了门几脚,过后又觉得自己太幼稚,弯身捡起钥匙继续往钥匙孔里戳。

门终于打开了,伊佐敷在玄关甩掉了双脚的皮鞋,公文包和西服也随手扔到了地板上。扶着墙慢慢走到客厅,胃里翻腾的难受,心情不好的时候果然不能喝太多酒,这样想着,伊佐敷蹒跚着移动到了卫生间。用手支着墙壁,上半身随着胃部痉挛抖着,双眼被眼泪打湿,伊佐敷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咳嗽着。

几个月不见,基本也没什么电话,时间长了都会这样吧,说是形成什么默契但也不能成立,单纯的没了什么新的话题,情话说多了会招烦,最后无非只剩下几句寡淡的寒暄。

脑袋晕的厉害,在洗手台洗了一把脸躺倒在客厅的沙发。伸手从裤兜摸出手机,8个未接电话和3条简讯,除了一通仓持打来的电话,其余都是结城的。

-「纯,明天大概能回去,有什么要带的吗?」

-「纯,等我回来。」

-「纯,下次一定准时回家…」

皱着眉,心里更有些不痛快。

-「没有人等你,我最近很忙,明天要出差,一个月以后才回来,打那么多电话吵死了,你直接回你家好了,还有现在的房子太大了,过几天我直接退掉吧,我一个人住太浪费了。」

犹豫半天还是点了发送,在向仓持发完一条简讯报了平安后关了机,然后团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唔……」梦到有很多蜗牛从脸上爬过去,潮乎乎的很不舒服,伊佐敷伸手想将这可恶的东西从脸上打掉,但似乎是被躲开了,觉得可以安心的继续睡时,那潮乎乎的东西又覆在了自己的下巴和嘴唇上,「啊!!」睁开眼的一瞬间,伴随着惊呼伊佐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汪~」一只黄色的狗正蹲在自己面前欢快的摇着尾巴冲自己叫。

「纯,早安。」背后有个人抱住自己,是结城,将整张脸埋进伊佐敷的颈窝,嘴唇轻轻的触碰着那里的肌肤。

头胀痛的厉害,宿醉使伊佐敷的反应迟钝很多,他的注意力还停留在眼前这只相当热情的狗身上, 任凭结城新长出的胡茬刺激着自己。

「你喝酒了…」

「恩」

「回来晚了我很抱歉,但是下次不要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喝酒了好吗?」

「……」

思绪混乱,伊佐敷努力整理昨天的事。啊,他和结城生气了,然后去喝酒……他还决定等结城回来和他分手然后一走了之。然而被结城这么抱着,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微妙的气氛。

「欢迎……回家。」

「汪~汪汪~」

「可爱吗?它叫Kai,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让它来陪你,这样房子也不会显得空了。」

「你好烦耶…」脸突然变得烫起来,伊佐敷想推开还赖在自己身上的结城,结城却想扳过对方的脸亲下去,「住手啊,我要去洗澡!」

「汪汪~」Kai在伊佐敷跟前蹦蹦跳跳的,还时不时用脑袋蹭伊佐敷的手,好像个讨宠的孩子。推开结城,伊佐敷‘狠狠’的用双手揉了一把Kai的脸,软软的毛发很舒服,伊佐敷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站起身绕过沙发,伊佐敷准备去浴室洗掉这一身酒气。开门时被结城拽住了手腕。

「我们一起洗好了,我也刚回家。」

「啰嗦。」

面对面的,果然是要比在电话两头更让人坦诚呢。

「哲,那是秋田嘛?」

「是芬兰丝毛。」

「你果然还是别回来的好。」

——————————————————

把我的草稿箱旧货倒腾出来了。

写了恶友就要来一发哲纯大概已经是我必备的课程了233333

啊,老夫老妻的感觉真好,真好啊_(_^_)_

评论(3)
热度(27)

© PrinceAkagi_是条不入流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