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不公平。

一年总结(?)

电影院|哲纯

伊佐敷又怕结城电影看到一半睡过去,所以他特意选了最后一排,尽管那里是最差的观影位置。

剧情到高潮时,结城显然已经着了,但却依旧保持着一开始的坐姿,伊佐敷盯着结城看了好一会儿才因为其他观众的笑声回过神,大概是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出来了。给自己塞了一口爆米花,伊佐敷继续看起没剩下多少的电影。

结城小幅度的动了一下,伊佐敷显然还投入在剧情中,所以没有察觉。当伊佐敷挨着结城的胳膊放下时,结城抬起自己的手覆在了伊佐敷的手背上,明显感到对方身体抖了一下,结城还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也没有睁眼,只是紧紧攥着伊佐敷的手。

电影还在继续,伊佐敷已经无暇顾及片尾,结城掌心的温度已经传遍自己全身。临近结尾,电影中都是拥抱亲吻的镜头,不知何时,两人却已经十指紧扣。

------

一罐咖啡|克里财

零下十几度的夜晚,在喧嚣街道的尽头有一家不大的运动商品店,暖色的灯光照到了窗外的街道。街道对面的路灯下,身着黑色大衣的克里斯从兜里伸出手为冻僵的耳朵取暖。对面的店铺还没有打烊,他不想跑过去打扰里面还在工作的财前。

又过了很久,店里的灯终于熄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锁好店门便匆匆向克里斯跑过去。

「等很久了?」看着冻红鼻头的克里斯,财前关切的问道。

「才过来而已,店里今天很忙吗?」

「整理了一下库存所以晚了,下次就直接进店里等我,冬天不比夏天。」这么说着,财前从手中的纸袋里拿出一罐咖啡贴到克里斯的脸颊上,瓶子暖暖的,克里斯抬手握住那只拿着咖啡的手。

「特意为我准备的?」

「什么啊!这是我自己的,借你取取暖而已!」

「哈哈,那我们回家吧。」

「优是笨蛋!」

靠的很近的两人攥着同一罐咖啡慢慢消失在深巷中。

------

姜饼|光拓

濑户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放在枕边的眼镜,却被很吵的塑料袋的响声惊了一下。起身一看枕边堆了小山一样多的姜饼,惊讶之余努力回想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床上的。

「光舟?!!」双手拍了下还盖在腿上的被子,濑户惊呼。

几天前两个人去喝咖啡,看到收银台摆放着各样包装精致的姜饼,濑户忍不住跑过去看了看,有圣诞袜的形状,还有麋鹿的形状,本来想买几份,但是想到光舟可能不太喜欢吃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说你不会把咖啡厅的所有姜饼都洗劫回来了吧!」濑户在电话中开玩笑的问着奥村。

「想着你大概会很喜欢吃。」

「那也太多了!」

「明年圣诞节一起做吧」

「哈?!!」

------

一样的东西|莲正

很难得的,本乡会迟到,而且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在札幌的街道上,行道树上,房顶上。円城举着伞无聊的吐出哈气,看着变白的气体一次次消失在眼前。

「我不是发信息说会要晚一会儿吗?」看到円城伞顶厚厚的积雪,本乡皱着眉冲对方说道。

「手机忘在家里了嘛,等下要吃什么?拉面?烤羊肉?」円城一边抖伞上的积雪一边问道。

「烤羊肉!」

「真不客气,走吧。啊对,这个给你!」円城从包里拽出一个纸袋递给本乡。本乡撅了撅嘴接了过来,打开纸袋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副全新的手套。

「什么嘛……」

「嗯?怎么了?不喜欢?」

「给你买的也是这个!」本乡马上从自己包里拿出放在里面的纸袋子,一模一样的纸袋。

「哈哈,看来以后还是不要互赠什么礼物了!你看我们全身上下,除了头发、裤子还有包不一样,基本都一样……」说着说着,円城莫名觉得自己脸开始发烫。

「都已经买了这么多年了,走吧!我还等着吃烤羊肉呢!」本乡丢下一句话先一步朝目的地走去,円城把东西小心翼翼的收好后追了上去。

光阴荏苒,身旁的你,一点点变得好似我自己。

------

不到一公分|泽降

新一轮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泽村选了大冒险。

很不凑巧的,坏心眼的前辈让他去亲吻对面已经开始有了困意的降谷晓,他们说亲哪里都可以。

「你可以选一样东西放在你要亲吻的地方呦~但是不可以太厚,一公分是界限!」得逞的前辈又附加了一句。

环顾寝室四周,并没有什么可以用得到的,降谷已经被推到跟前。泽村有些着急,前辈们又在起哄,情急之下,泽村将食指按在降谷嘴唇上亲了下去。

「他真的做了耶!居然选择了嘴巴!」

「哇哦!略劲爆!」

「还用什么手指,很能干嘛」

……

后来一次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泽村荣纯拒绝了前辈们的邀约,也顺带说服了降谷晓去拒绝那个可恶的游戏。

------

车站|御仓

夜幕降临,街道被罩上另外一种颜色。

仓持已经在火车站外等候了许久,此刻正用有些冻僵的手指敲击着手机的屏幕。按下发送键后,手机也被放到了上衣口袋,他开始张望出站口那边。人潮渐渐变小,他却还继续张望着。

「仓持!这边!」一个声音从一旁传过来,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个人已经走了过来。

「御幸!」仓持跑过去,对方一把将他纳入怀中。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724天。但4.1号这天的到来,他们却等了3652天。

涩谷火车站前,他吻了他。

------

纽扣|雅鸣

毕业的第二年平安夜当天,成宫鸣收到一个包裹,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纽扣,底下还有一张卡片。成宫鸣小心取出,后面写着:

                  说好的属于你的第二颗纽扣。

                                            

                                                原田

------

明信片|南梅

梅宫用过晚餐后开始看粉丝们寄来的信件和贺卡。这一看就忘记了时间,越看越来劲,一下就扎了进去,直到他翻到一张写着熟悉字迹的明信片。

落款是那个熟悉的名字,松原南朋。一把推自己到现在的俱乐部继续打棒球的男人。梅宫还记得当时松原拒绝和他一起来俱乐部后,他伏在对方的腿间哭的谁都哄不住。没和他一起站在甲子园球场,是他和他最大的遗憾。

回忆的洪流让梅宫顿感困倦,双手轻柔太阳穴时无意看到还没拉窗帘的窗户,走近去拉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天,路边孤零零的路灯努力撑起一片光,光下快速划过的东西让梅宫才意识到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将明信片贴在胸口,梅宫出神的盯着外面逐渐变大的雪。

松原在明信片里说,新年时就可以回国了,他的手术成功了。

end.


算是一个总结,感谢遇到钻A

时间比较赶,可能会有错字什么的还请见谅。

御仓那片其实就是写了写涩谷同性结婚合法化这件事儿。

评论(6)
热度(30)

© PrinceAkagi_是条不入流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